上海市金山区博物馆
  • 金小博说 ▏我为金山带盐,就先从大秦设立的上海首个县治说起!

  • 2018年10月18日

  • 天苍苍,野茫茫

    大上海根源究竟属谁家?

    上海之根?上海之源?

    拿得出物证,讲得清本源,才算得上最强!

     

    今天

    金小博不说三国

    我们从秦国说起


    话题   金山盐业           历史沉浮

     

     

    话说

    秦始皇统一六国以后

    金山滨海地区的老百姓那是相当地忙

     

    他们主要忙着把海水里的盐

    通过“煮”的方式提炼出来

    然后卖掉

    通过煮盐、卖盐这种产业

    积累了金山的一桶桶“金”和人气

     

    要说当时的金山有多富庶?

    简单一句话:

    那已经是相当地发达!

     


     

    远在陕西的秦始皇嬴政听到这个情况后

    也是大喜过望

    鉴于这里“海滨广斥,盐田相望

    始皇帝大笔一挥

    就以金山为中心设立了一个县!

     

    《上海通志》是这样记载的:

    “始皇帝二十六年(前221年)

    金山东南甸山(今体育场)南设海盐县城

    是为今天上海境内的首个县治!

     

    (根在这里,根在这里,根在这里)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西汉“海盐右丞”铜印章

    (故宫馆藏)


     

    关于这个县

    班固的《汉书·地理志》等文献其实早提到过

    说得简单点就是

    秦代在金山建立了

    今天上海境域内的第一个县治

     

    然后,这个县级单位管辖了很大的范围

    小编严谨地了解了一下

    这个范围的面积相当于今天上海市吧

    关键还是这个县的名字也是相当地接地气

    叫什么呢?

    就叫——海盐县

    所以说,这个海盐太厉害了!

     

    其实,金小博知道

    童鞋们对金山的盐业的历史演进很好奇

    一定有很多问题爬到了喉咙口

    不急,不急

    我们一点点来扒哈!

     

    Part 1

    海盐工业区管委会那点事

     

    汉代吴王刘濞开发东南时

    金山属于他管辖的一部分

    那时金山先民用海水制盐

    自然是富得不要不要的

     


     

    唐末五代后汉乾祐年间

    金山地区设立“浦东盐场

    这个盐场的办公机构

    一开始在张堰

    后来搬到北仓(今属金山卫农建村)

    盐场“管委会”第一把手叫“大使”

    这里的大使并不是外交官哦

     

    元代,金山地区分成了浦东和横浦盐场

    浦东“管委会”办公室还是在北仓

    横浦“管委会”办公点一开始在筱馆镇

    后面,大明王朝规划“筱馆镇”成金山卫城

     

    所以呢

    横浦“盐课司署”搬到了卫城外的西仓

    当时这两个盐场的管理范围

    一般认为在今天东起漕泾西到金山卫一带

     


    ▲戴有祺书法

     

    再往后,清代任命的盐课大使名叫戴荣庆

    他有个儿子叫戴有祺

    这个小伙子参加大清的公务员终极考试

    被康熙皇帝认为书法“书法尤嘉”

    钦定为“状元”!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

    盐场也有“中国好学生”

    还有,字写的好是加分项哦

     

    盐场管委会的领导虽然是文职

    但有时也必须直面惨烈的人生

    清咸丰十一年(1861)年八月初四

    太平军主力包围了金山卫城

    金山营游击觉罗昆禄和横浦盐场大使等都战死

    浦东盐场大使也在北仓署中自杀了

     


    ▲1938年,金山卫地区盐民在制盐

     

    民国三年(1914年),

    因为这样或那样的原因

    金山滨海的盐产量减少了

    浦东、横浦两场合并成两浦盐场

     

    1973年12月,建上海石油化工总厂

    金卫(金山卫)、山阳盐业停产

    漕泾盐业生产由漕泾粮管所代管

    后“因大面积养殖对虾

    1983年底盐业全部停产”

    然后,金山千年的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

    海盐生产重地金山

    盐业生产从秦以后延续了2200多年!!!

     

    Part 2

    制盐、运盐、挖盐河的故事有多少

    制盐,咱金山人是认真的

    咱制盐的人

    就是不一样~~~

    大海向东流

    金山的盐民忙不休啊~~~

     

     

    “潮来潮去白洋沙,白洋女儿把锄耙”

    制盐,金山人是辛苦和认真的!

     

    元朝的时候

    制盐是用“煮”的方式

    这个流程大致是这样的:

     

         先将盐卤盛入铁锅熬煮

    盐卤达到一定浓度时

    将热卤倒入烧烫的铁盘继续熬煎

    并适时加泼石灰水点晶成小籽盐

    那么每次点火,要日夜不绝

    连续熬煎四到十天才能熄火呢

     

    这个老手艺很麻烦的

    所以,金小博想到有句金山话叫“熬苦

    对呀,熬盐是苦来海外

     


    ▲古代制盐场景(来自金山博物馆“金山史迹庁”)

     

    那么到了清咸丰年间

    因清军和太平军战乱

    盐场锅灶被毁了

    烧锅灶的柴火又贼贵

    一种革新的制盐方式——晒盐法出现了

    有人用板盛卤晒盐

    从此,煮熬盐渐渐淘汰了


    金小博告诉你,盐民其实分两大类

    一类专门是煮盐的

    另一类专门是种植芦草的

    没有打酱油的

    盐民也是个高危行业

     

    康熙《松江府志》记载:

    “洪武二十三年,

    海溢松江、海盐,溺水灶丁二万余人……”

    朱元璋时代一次大洪水盐民损失相当惨

     

    还有人祸了

    “明代嘉靖三十五年(1556年)三月

    倭船40余艘,

    自乍浦沿海焚掠至青村

    盐区灶户被洗劫一空,灶丁逃亡殆尽

    倭寇扫荡,盐民逃光,很惊人

    但盐民中也有厉害的

    《明史》卷九十一《兵志三》记载:

    曹泾(漕泾)盐徒

    嘉靖中逐倭至岛上,焚其舟

    后倭见民家有[ cuó  ]

    摇手相戒

     

    翻成白话就是说——

    漕泾盐民曾把倭寇赶到岛上

    还把他们的船烧掉

    后来倭寇看到当地有盐袋的

    他们确认过眼神后相互警戒

    深深的懂得

    小心盐民,特别要当心盐民中的漕泾盐民

     


    清代乾隆十六年横浦和浦东盐场图

     

    “量盛海水十分煎,老幼提携向市廛”

    当然,一些市镇的繁华

    和盐业有着千丝万缕的神关系

    如现在的漕泾镇、金山卫镇、张堰镇等

    历史上就因为盐这个产业

    不仅还带动了漕运(仓储物流)等行业

    还成为大家族、商贩、枭雄、盐警交错的舞台

     

    运盐咯!挖河咯!小巴辣子听好了

     

    开门七件事

    缺盐是大事

    吃了咱的盐啊

    上下通气不咳嗽啊~~~

     

    辣么,怎么能吃到金山人制的盐捏?

    主要办法就是要运出去呀

    明清时候

    金山运盐的“高速通道”主要有以下几条:

     

    金山东部的龙泉港,原名盐铁塘

    金山中部的旧港,原名运盐河

    由于运盐船在这条河常遇风涛之险

    于是在河西另开一条河通张堰

    这条河一开始叫新运盐河

    现在叫张泾河

     

    “清代《读史方舆纪要》记载:

    “又东运盐河,在亭林镇,

    南通盐铁塘,皆商贩所经也”

    这条河现在很可能是新泾塘和长溇港

    (穿越朱行市河哦)

     

    南宋绍兴四年(公元1134年)

    就有盐官孟王珏主持

    开挖华亭濒海支河200多里

     

    清代嘉庆十一年(1806年)

    浦东、横浦两盐场署督

    率灶丁合浚新运盐河(张泾河)

    由两大盐场领导为河长带领盐民挖河

     

    清代光绪十七年的春天

    地方政府和盐业等部门通力合作

    终于又疏浚了新运盐河

    运盐、疏浚盐河的故事

    珍藏着金山人与海盐打交道的记忆

     

    盐让金山人的基因“海纳百川”!

     


    ▲上世纪70年代漕泾盐民把盐推入盐仓

     

    古往今来

    金山一直是移民荟萃之地

    盐民是其中一支重要力量!

    很早的就不说了

     

    清同治六年(1867年)

    遭受连年天灾的浙江岛民

    “携板乘船逃荒,

    来漕泾海滩上定居,晒盐度日”

    当地人称这个群体为“南山人

    听金山嘴一位蒋姓老伯说

    山阳沿海也有来自浙江岛屿的人

    据说,金山卫横浦界有不少盐民聚居

    如今,他们都融入了金山人的血脉

     


    ▲张堰《桑园村志》记载“八灶庙”

     

    此外,山阳新江村有小团庙

    ,是盐民煮盐的一种建制

    张堰桑园村则有八灶庙

    ,也是盐民煮盐的一种建制

    这些庙宇都是金山人

    和海与盐打交道的地标

     

    《金山地名志》记载亭林东新村“南沙埭

    “古代原是一片沙地

    枫泾镇西有个地名叫“盐酸泾

    在明代是煮盐的地方

    在朱泾五龙村还有一条卖盐港

     


     

    那么,金山人口儿相传的段子

    “潮到子昂碑,张堰张闸网”

    看来并不是没有一丢丢根据

    当然,金山盐业那些事

    这并不金小博一篇小文

    和一点感慨能够驾驭的呀

     

    Part 3

    金小博这次能不能抒情一下下?

     

    请小伙伴们有凳子的抓凳子

    没凳子的抱柱子

    以防摔倒:

     

    (请自行脑补七子之歌的调调,预备——唱!)

     

    你可知“海盐”是我的乳名

    我离开这个名字太久太久了~~~

    古老海浪在漕泾沙积

    勾勒出一段冈身的风云传奇

     


     

    那些潮水之上

    星星点点的是我们的乡愁

    还是先人叮嘱我们的眼睛

    我们的前身难道都是灶丁

     

    母亲,请你告诉我

    我们的昨天哪一滴没有盐渍

    咸味

    哪一页,没有悲欣交集

     


    ▲漕泾海涯村百年朴树,曾是盐民聚落的地标

     

    风,把海涯朴树叶吹起来

    吟送出一首盐民的歌谣

    龙泉港与张泾河还在涌动

    运盐大军、制盐大业的初心

     

    水煮沉浮

    再一次从大海出发吧

    我们确认我们所有的凝聚

    一定会鼓舞成——大海结晶

     


    作者:柘湖侬

       插画:漕来漕往

    编辑:左篝全

     

     



沪公网安备 310116020010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