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市金山区博物馆
  • 金小博说 ▏金山的这么多座牌坊,您究竟熟悉哪一个?

  • 2018年10月25日

  • 感恩当下,老百姓的日子是越来越好了。

    穿行在金山的城乡间,我们每天都会有不一样的发现。这样的变化其实就在我们每个人的身边,只不过与喧嚣的尘世相比,他们显得更安详、更沉稳,以至于大部分人很难注意到他们的存在。今天,金小博要讲话题是牌坊,确切地说是金山牌坊。

    老规矩,进入主题前这点时间,照例是金小博卖关子的环节——

                         

    话题   牌       坊      中华特色建筑文化之一

    牌坊,又称牌楼,古时称绰楔,是中国特有的一种门洞式建筑,历史悠久,源远流长。千百年来,繁衍发展,遍及华夏,远涉海外,被视为中华民族的象征性标识之一。

    关于牌坊的起源,梁思成在《中国建筑史》上是这样描述的:

    “牌坊为明、清两代特有之装饰建筑,盖自汉代之阙,六朝之标,唐宋之乌头门棂星门演变形成者也”。就“坊”字而言,它起源于中国早期都市中的里坊制度。

    物以稀为贵。事到如今,经过众多劫难而遗存下来的牌坊,因数量不多,越发现实出它固有的艺术价值、历史文化价值和旅游开发价值。一些拥有牌坊资源的地方,纷纷将其申报省市乃至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有的地方还把原先拆除的牌坊重新恢复。可以说,一股牌坊热潮正在中国大地上悄然升起。

    在金山,各式牌坊,也是随处可见。在这里,金小博先带您一起来看一看金山牌坊的概貌。不知忙碌中的您,曾经接触过其中几座?

    Part 1

    镇、村牌坊

    1枫泾人说,我们的牌坊是这样的——



    去枫泾办事儿,我们各路人马哪里汇合,首先想到的自然就是上面这座牌坊啦!沪上八景,去往枫泾寻画,想来一般人都会从这里出发吧?!


    在这里,可以一睹枫泾在科举时代的大观面面。“天上一轮才捧出,人间万姓仰头看”,看不完的赵钱孙李,阅不尽的周吴郑王。大枫泾的底蕴,怎么就这么深?!

    枫泾河渠纵横,桥梁众多,素有“三步两座桥,一望十条港”之称。三桥里牌坊与著名景点“枫泾三桥”,掩映成趣,组成一道难得的古镇风景。

    魅力乡村中洪村的酒店是这样子的!看那门洞里的两头狮子,牢牢把柱边门,谁让你是客人呢,只能走正门的你是否倍添“宾至如归”之感?!

    2亭林人说,我们的牌坊是这样的——


    位于亭林汽车站旁边的牌坊,走进去,就是亭林主要的商业街寺平北路啦。所谓“亭枫公路”,简单的讲就是亭林这座牌坊和枫泾那座牌坊间的距离。

    3吕巷人说,我们的牌坊是这样的——

    穿过这道“马头墙”式的坊门,你的眼前就是“百里果园”喽!在这里,“果腹”自然是必须的。

    4廊下人说,我们的牌坊是这样的——

    观音兜的特色民居式样,运用的恰当好处!不愧是新农村农民住宅示范点啊。

    农家旅行的倾心之选,来吧城里人,做一回乡间客!

    民俗不俗,丰富孩子经历的好去处,一起开启一段江南古色里的文化新体验旅程吧!

    5山阳人说,我们的牌坊是这样的——

    何以慰平生,唯有书和院。传承国学,让优秀传统文化融入国民素质血液吧!

    6漕泾人说,我们的牌坊是这样的——

    蒋庄的牌楼,高端大气上档次啊。

    7张堰人说,我们的牌坊是这样的——

    “呵呵”,金小博怎么听到有人在笑?诸君莫笑,虽其貌不扬,但其建于明代,是咱们金山地面上所能看到的最早的古代牌坊构件。据《张堰镇志》记载:“三命坊,在今中大街政安弄口。明代知府吴梁立。清末圯,仅存二石柱。80年代中,商店翻建房屋时拔去一根,仅存南边一柱”。敬畏起来!!!

    说起牌坊,张堰人是极为自豪的,几乎村村都有。我们一起来领略一下各村“代言人”的伟岸风姿吧。

    Part 2

    节孝坊或旌节坊

    作为中国独有的一种建筑形式,牌坊以其丰富的形式、精湛的技艺、深刻的内涵,给我们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在古代,牌坊承载着道德教化功能,是旌表功德、节妇烈女和科举成就的重要载体。除上述我们经常看到的镇、村牌坊外,金山大地上还留存有一类特殊的牌坊——节孝坊或旌节坊。

    1陈胡氏节孝坊

    位于金山区枫泾镇新黎村6组,清雍正年间立,坊呈四柱三间式,共14根花岗岩质榫卯条石组成,面阔7.3米,通高4.1米。坊面西背东,大小额枋正面有“双龙抢珠”、“狮子戏球”、瑞兽等,背面有“双凤呈祥”、枝蔓等浮雕图案。现为金山区文物保护单位。

    2张单氏节孝坊

    位于金山区张堰镇旧港村15组;清乾隆六十年(1795年)为华亭县张应源妻单氏立。坊呈四柱三间冲天式,花岗石质,通高4.66米,面阔6.3米,坊柱刻“德冠兰闺,国史合增列女传;香生银绾,彤云常傍柘湖湄”字样对联,坊额上漆,雕饰花草、卷云、牡丹等图案。现为金山区文物保护单位。

    3旌节坊

    位于漕泾镇中心街56号东侧,建于清代,具体建年不详。单间石牌坊,坐北朝南,花岗石质,高3.8米、面宽4米、厚0.5米。现仅剩石牌柱两根。

    小结一下

    类似的节孝牌坊,是封建社会的产物,通常用来表彰那些丈夫去世或长年不改嫁,或自杀殉葬的符合当时道德要求的女子,表现她们对丈夫坚贞不渝、一生恪守贞节而建立的牌坊。


    古人云:“父子有亲,君臣有义,夫妇有别,长幼有序,朋友有信也,……夫妇,人伦之本,夫妇正而后父子亲。”在夫妇之伦中,妇道处于十分重要的位置,经过历代封建统治者的有意渲染和大力提倡,从一而终”、“饿死事极小,失节事极大”的婚姻妇女观,成为宋代以后我国封建社会束缚妇女的无形绳索。

    鉴于阅读时间关系,今天金小博只能跟大家近距离地观察其中的一座——“陈胡氏节孝坊”,一起来了解下节孝坊建造及其背后鲜为人知的故事:

    Part3

    陈胡氏节孝坊

    提及陈胡氏节孝坊,据乾隆《金山县志》载:“节孝坊,雍正五年为陈静渊妻胡氏立(在大茫塘)”。同时,该本卷十四《列女》篇中另记:“胡氏,大茫塘陈静远妻。”除此,《金山县志》(光绪本)则有:“节孝坊,在二保八图。雍正六年,为陈静源妻胡氏立。”经比照,前述二版本《金山县志》在该节孝坊的记载上,描述多有不同。


    关于陈胡氏节孝坊,

    其疑问主要集中于以下三个问题:

    第一,陈胡氏节孝坊的立坊时间有别——究竟为雍正五年还是雍正六年?

    第二,立坊对象胡氏之男配姓名不一——“陈静渊”、“陈静远”亦或“陈静源”?

    第三,胡氏因何而给予立坊?

    根   据

    节孝坊残存文字透露出的历史信息

    金小博为您“解密”


    陈胡氏节孝坊在修缮前,存有三块近水泥砂石混合材质条形坊字牌,从节孝坊布局看原应有4块,其中正面左侧条块缺失。而从残存榫卯切口观察,立坊之时当有横置条石坊字牌,且中间两牌正面刻有节孝坊名称及建坊记之类文字。泥砂混合条块当为后来修缮时所替换,至于何时修葺,现已无从查证,我们仅能由坊混合建筑材料初步推断,大致为晚清民国时期。加之“文革”期间,坊文尽被石灰涂盖,内容大不可考。

    但从正面上端石灰剥落处坊牌残存文字,尚能看到“金山县知县张安”字样。从光绪年《金山县志·职官表》中查证,历代金山知县未有名“张安”之人,反倒有唤作“张安国”者。这“张安国”又谓之者谁?

    历史上,

    张安国为金山县第二任知县,浙江秀水人。

    1.关于立坊时间


    雍正四年(1726年),分娄县胥浦一乡并析风泾、集贤、修竹、仙山四乡一部建金山县,县署设于金山卫城内。金山首任知县为河南睢州人汤之晸,“雍正四年二月初八实授到任,三月初十与娄县分界视事,本年七月二十一日告病去任”,共就职五月零十三天,功绩不详。


    汤后,继任知县即为由江宁府南捕通判转调而来的张安国。张安国到任后,“时县新置,庶务未举,安国悉心筹划”,励精图治,勤勉恤民,其最大政绩在于建立朱泾太平仓。鉴于卫城滨海且为盐田斥卤之地,“难建仓庾”,且不便民,雍正五年(1727年)张安国奏请“择适中地,建仓署于朱泾,便民输纳”。



    张安国所建太平仓,位于朱泾镇青龙里(今五福商业广场附近),始建于雍正五年九月。仓有“大门三间,仓厅三间,糙廒一百二十八间,白廒三十二间,共一百六十六间。地广一十三亩。”建造中,除“邑人施士恺捐地六亩外,余由藩司领银建立”。后“同治元年,贼扰被毁。光绪三年,知县龚宝琦重建廒房六十四间。”关于“太平仓”之名,据传由知县张安国亲定。

    《县志·遗事》(光绪本)载:

    金山县民汪南洲“于雍正四年八月断树一株,中有‘天下太平’四字,色同铁锈,观者如堵。明年建仓于此,张署侯安国,因名之曰‘太平’。”

    该记载,虽为坊间遗事,不足尽信,然而却从一侧面诠释出“太平仓”寄寓“天下太平”的个中含义。


    张安国建立太平仓,是金山地方仓储建设的里程碑,为后来县治移朱泾奠定了客观基础。乾隆二十五年(1760年),金山县署由金山卫移至朱泾,即设于青龙里太平仓。“有功德于民者,虽历千百载,民顾思之不能忘”,张安国后被列入《金山县志·名宦》(光绪本)中。该名宦名录以时间为序,囊括自顺治九年(1652年)至光绪三年(1877年)间在金山地区军政、教育中有突出功绩的20位清朝官员,其中含知县10人,张安国列第一位。

    雍正五年(1727年)十一月,因“坐前漕米霉变”,张安国终被免职。因“粮”而彪炳史册,却又因“粮”而被罢黜,这就是历史上真实的金山知县张安国。


    理清坊文“张安(国)”其人、其事后,上述关于陈胡氏节孝坊的建坊时间问题即可迎刃而解。据乾隆本《金山县志》记载:金山知县张安国于“雍正四年七月二十二日以江宁府南捕通判署任,本年十月二十二日奉部咨以通判管知县事,五年十一月初七日去任。”光绪本《县志》与此记载基本相同,仅在赴任、去任时间上,二书有具体、大概之分。可见,雍正六年(1728年),张安国早已去任金山知县,更不可能为胡氏立坊,故光绪本《县志》“雍正六年说”不能成立。


    由此,陈胡氏节孝坊确切立坊年代当为——清雍正五年(1727年)。

    今本《兴塔志》关于陈胡氏节孝坊如此记述:“节孝坊,清雍正六年(1728年),厍老(今黎明村)陈静源为妻胡氏立节孝坊三间。今坊仍在。”显然,《兴塔志》在编纂过程中主要受到光绪本《金山县志》的影响,而对于乾隆、光绪二版本之差异问题并未曾加以考证。


    此外,《兴塔志》编纂过程中在“节孝坊”的认识问题上亦存有一定的谬误,其“陈静源为妻胡氏立节孝坊三间”的说法,混淆了节孝坊的立坊主体和本质内涵。须知,当此立坊之时,陈静源(或渊,或远)早已过世多年,“为妻立坊说”含有一定逻辑错误。

    经金小博考证,雍正五年(1727年)张安国知金山事期间,还曾立有一座节孝坊,即位于松隐的“徐张氏节孝坊”,不过今已无存。

    2.关于陈静渊? 陈静远?陈静源?

    通观《金山县志》,史志并无关于陈静渊(或远,或源)的相关记载,生卒年不详,仅知其为大茫塘人,生平事迹亦无从考证。而其姓名,各版本《县志》不一而足。从词源上看,“渊”、“远”、“源”三字意义切近,均含“深远”之意。但在词类语法及特定语境中,历史上三者却无“通假”之说。况且用之姓名,自然有其固定性,故而单纯考察字义,实无益于解决问题,不再赘述。

    但从两本官方《金山县志》的编纂时间看,似可管窥问题一脉。金山自建县始,先后于乾隆十六年(1751年)由焦以敬和光绪四年(1878年)由黄厚本主纂,编修成两部《金山县志》(俗称焦志和黄志),并雕版付印。


    焦以敬(生卒年不详),字惺持,松隐人。康熙五十六年(1717年)举人。雍正十一年(1733年)“以性理荐,赐进士,入翰林”。乾隆四年(1739年)授山西洪洞知县,三年后,改任屯留。在任,听讼断案,合情合理,甚有政绩,民有“慈心铁面”之赞。晚年以病乞归。乾隆十三年(1748年),主编《金山县志》,至乾隆十六年(1751年)成稿,共20卷。

    黄厚本(生卒年不详),字雪焦,同治三年(1864年),副贡。同治六年(1867年)丁卯科举人,一百七十四名。光绪四年(1878年)主纂完成《金山县志》,刻本8册13卷。

    从上述两位主纂人员生平看:焦以敬历仕康雍乾三朝,雍正五年(1727年)立陈胡氏节孝坊时尚处金山,其居地松隐相去大茫塘亦近。而乾隆本《金山县志》成书之时与立坊时间前后仅24年之隔;黄厚本主纂的光绪本《县志》,成书较之立坊已逾151年。两相比较,乾隆本《县志》对此一史料的把握上,更具可信性。故陈氏,名“静渊”、“静远”可能性尤大。

    各位看官,金小博分析的是不是有一定道理呢?!但是,我们还是在此打住把!!!刚才金小博是跟大家交流一个道理,有时,尽学术则不如无学术,貌似是个“很哄人”的推断,其实,都没有事实来的雄辩啊!


    随着近年来陈胡氏节孝坊的修缮,

    谜题进一步解开——陈静源!!!


    感情乾隆年间焦及其同事们在编撰《金山县志》之时,都没有到过节孝坊的现场啊!



    3.关于胡氏

    关于胡氏,县志多有记载。乾隆《金山县志》卷十四《列女》:

    “胡氏,大茫塘陈静远妻。康熙二十九年,夫殁,氏时一十九岁。姑迈而瞽,出入氏必掖之,奉养数年无少懈,事翁亦克尽妇道,里党有‘孝妇’称。守节三十八年。雍正五年题旌建坊。”光绪《金山县志》卷二十九《列女》:“陈静源妻胡氏,年十九寡,事迈姑孝闻。守节三十八年,卒,建坊。”

    由上推知,胡氏生于康熙十年(1671年),十九岁始守寡,历三十八载,卒于雍正五年(1727年),享年五十七岁。


    胡氏以“孝妇”著称,其婆婆年老体衰,眼疾失明,但凡起居出入,胡氏均会细心搀扶,奉养数年,不曾懈怠;胡氏赡养公公,亦恪守规矩,极尽妇道。


    由此,县治乡里感其孝行,而为之立坊。

    关于胡氏子女及抚育后人之事,史料都未曾提及,或许在其丈夫陈静源,离世之时,尚且无后。不过金小博这一观点,还有待继续探讨。



    Part 4

    金小博独家资料

    有一资料,愿于大家分享。各位看官,需要者尽管拿去,金小博就是这么慷慨!!!

    历史上,金山境内筑建节孝坊大致始于明代中后期。有明一代,共建节孝坊4座,分别建于明正德、嘉靖、万历年间。现存记载最早者,即明正德六年(1511年)为中所黄銮妻杨氏所立节孝坊。至清代,节孝坊数量明显增多,据金小博统计:


     

    序号

    时间

    地点

    立坊对象

    1

    雍正五年

    (1727年)

    松隐

    为徐贞九妻张氏立

    2

    雍正五年

    (1727年)

    大茫塘

    为陈静妻胡氏立

    3

    雍正八年

    (1730年)

    吕巷

    为张尧民妻田氏、张臻麓妻吴氏立

    4

    雍正九年

    (1731年)

    秦望山侧

    为陆渭公妻顾氏、周丕文妻陆氏立

    5

    雍正九年

    (1731年)

    乡四图

    为王其义妻姚氏立

    6

    雍正十一年

    (1733年)

    松隐

    为沈尔堪妻章氏立

    7

    雍正十一年

    (1733年)

    朱泾

    为鲁张氏立

    8

    雍正十二年

    (1734年)

    城内西街

    为监生方溶妻孙氏立

    9

    乾隆四年

    (1739年)

    大石村

    为庠生沈墉妻王氏立

    10

    乾隆四年

    (1739年)

    白泾

    为孙亮公妻杨氏立

    11

    乾隆五年

    (1740年)

    大石村

    为庠生沈烈妻杨氏立

    12

    乾隆六年

    (1741年)

    横潦泾

    为金畹如妻王氏立

    13

    乾隆九年

    (1744年)

    吕巷

    为监生姚培位妻俞氏立

    14

    乾隆十年

    (1745年)

    朱泾

    为姚高松妻叶氏立

    15

    乾隆十一年

    (1746年)

    三保

    为华亭人王祖燕妻许氏立于墓侧

    16

    乾隆十二年

    (1747年)

    张堰

    为王图煜妻陈氏立

    17

    乾隆十三年

    (1748年)

    朱泾

    为胡秉文妻程氏、吴义瞻妻胡氏立

    18

    乾隆十九年

    (1754年)

    吕巷

    为宋德元妻庞氏立

    19

    乾隆二十年

    (1755年)

    二保十一图

    为平湖儒士陆觐扬妻褚氏立

    20

    乾隆二十年

    (1755年)

    吕巷

    为姚培璞妻戴氏立

    21

    乾隆三十年

    (1765年)

    七保二十五图

    为文童夏成章妻干氏立

    22

    乾隆四十一年

    (1776年)

    秦山

    为曹椿妻陆氏立

    23

    乾隆五十六年

    (1791年)

    吕巷

    为施文焕妻谢氏立

    24

    乾隆五十九年

    (1794年)

    张堰

    为华亭文童张应源妻单氏立

    25

    嘉庆十年

    (1805年)

    松隐

    为庠生胡来濙妻姚氏立

    26

    嘉庆十年

    (1805年)

    朱泾

    为监生张先进妻王氏立

    27

    嘉庆十年

    (1805年)

    朱泾

    为殷坤妻沈氏立

    28

    嘉庆十四年

    (1809年)

    吕巷

    为沈维谦妻程氏、沈维恒聘妻彭氏立

    29

    嘉庆十四年

    (1809年)

    泖湾

    为黄世祯妻沈氏、黄世英妻曹氏立

    30

    嘉庆十五年

    (1810年)

    朱泾

    为张敦枢妾姚氏立

    31

    嘉庆十六年

    (1811年)

    朱泾

    为文童汪心一妻范氏立

    32

    嘉庆十六年

    (1811年)

    四保二十四图

    为监生顾坤成妻朱氏立

    33

    嘉庆十八年

    (1813年)

    二保十图

    为胡成章继妻金氏立

    34

    嘉庆十九年

    (1814年)

    泖口

    为邵士鋐继妻徐氏立

    35

    嘉庆二十三年

    (1818年)

    四保十四五图

    为汤楷妻胡氏立(木坊)

    36

    嘉庆二十三年

    (1818年)

    温河泾

    为姚静渊继妻陈氏、子监生应机妻徐氏立

    37

    嘉庆二十五年

    (1820年)

    六里塘

    为陈芳桐妻朱氏立

    38

    道光元年

    (1821年)

    面杖港

    为朱明伦妻富氏立

    39

    道光六年

    (1826年)

    七保七图

    为文童张向日妻顾氏立

    40

    道光十一年

    (1831年)

    五龙庙侧

    为顾其钟妻张氏立

    41

    道光十二年

    (1832年)

    卫城节孝祠前

    为沈澄妻张氏立

    42

    道光十六年

    (1836年)

    卫城节孝祠前

    为张振迪妻沈氏立

    43

    道光十七年

    (1837年)

    四十一保

    为封维学妻徐氏立

    44

    道光二十四年

    (1844年)

    朱泾

    为汤怀忠妻曹氏立

    45

    道光二十四年

    (1844年)

    朱泾

    为唐如柏妻陆氏立


    另外,修建年月或姓氏无查的节孝坊有7座。从统计表看,金山区境内清代节孝坊上起雍正五年(1727年),下至道光二十四年(1844年)。

    看到这儿,估计有人会说,金山历史上有56座节孝坊之多啊。别激动,不算多,看看全国是个什么情况吧!!

    据刘洋《清代节妇旌表制度初探》统计,在顺治九年至十八年的10年间,共旌表节妇403人;康熙爷在位的61年之中旌表的节妇总数达到了4822 人;雍正帝时,这个数量则增加到了9995人;道光帝时期更是多达 93668人;咸丰朝的节妇总数也有77025人,同治帝时期更是达到了空前的190040人。

    在封建社会,人们尊重那些贞操观念强的女性,对年轻丧夫又终生不嫁的女性,立贞节牌坊以示表彰。随着社会的变革,在今天的人们看来,或许感觉这些女人何其愚昧,节孝牌坊也被视为束缚女性人身自由的封建糟粕“人人喊打”,早已化为历史云烟。


    牌坊的建造是精致的,

    标榜功德,宣扬礼数。

    中国古代社会的文明风尚,

    寄托于这一座座门洞建筑。

    世界大无穷,融芸芸众生,

    惬意时弹笑,寄情江湖,

    悲凉时潸泪,快意人生,

    一如季节更替,枯荣自觉。

    那道长长的四柱三间,

    矗立在烟雨的洗涤中。

    有多少贞节牌坊立起来,

    就有多少生命暗淡下去。

    哦,陈胡氏节孝坊,

    来于大千,行于时间,

    一个灿若桃花的女子,

    在字里行间渐行渐远。

    你说,相约是一种清浅的诗意,

    你说,家是永不会迷路的地方。

    君可愿,杖藜执酒,白马轻舟?
    今生,我一直在人世间等着你。

    相思未老,朝花夕拾,煮茶焚香。 

    是谁在守侯,那一缕清澈柔和的月光?

    是谁在书写,那一段凄美婉约的诗章?

    是谁在等待,那一怀缱绻温馨的柔情?

    心在咫尺,念在天涯,

    只要回头,就看得到。

    谢谢你,不曾离开,

    在不计时长的时光里。

    美玉兮岁月流光,

    谁人兮天各一方。

    牌坊不看大小,

    敬重自在人心。

    金小博忍不住要抒情了

    写在最后


    面对当前的社会风气,真的有必要呼唤“节孝牌坊”的重现吗?


    ——当然,我们呼唤的不是真的要立什么节孝牌坊,而是一种正直无私、健康向上、忠于爱情、对家庭负责的精神。我们提倡男女平等,“贞节牌坊”不能仅为女人而立,同样也可为男人而设。对那些忠贞爱情、敢于直面生活磨难的男男女女,应该赢得社会的尊重,应该给予表彰、弘扬。


    注:部分图片来源自网络

    作者王斌   插图▎ 漕来漕往   编辑左篝全



沪公网安备 31011602001030号